佛儒双修,道法自然

【聂瑶】阴差阳错 12

“大哥写的?”

“嗯。”

“大哥写了什么?”

金光瑶把信折好收入怀中,睨他一眼,说:“和你有什么关系。”然后便不再同他废话。把灵镜丢在被褥上,出去唤小二送热水上来了。

那海东青蹲在他肩头,一动不动。

金光瑶沐浴过后,披着外衣在案旁回信,桌上只点了一盏油灯,睫毛在他眼睑处打下一片阴影。海东青飞到了窗边,眼神警觉。

金光瑶回完信,将其塞入小竹筒中,抬头时察觉它有些不对劲,便缓缓起身,走到窗边。修仙之人五感比常人灵敏,金光瑶又是个十分警惕的人,他听到窗外有声响,似乎是琴音,便仔细辨了一会儿,发现是两股琴声交织,一股琴音摄人心魄,比风月场的曲子还要媚上许多,另一股明显是在压制这妖异曲子,金光瑶一听便知,这是蓝家的琴谱。

金光瑶思忖,金凌好歹如今也是金家的家主,蓝思追又是蓝家这一辈弟子中的翘楚,他们何至于亲临清河边境来除妖?

虽然有些好奇,但是也没有要一探究竟的心思,他将海东青引回屋子,走到案旁吹熄了灯,准备去榻上睡一会儿。

金光瑶刚刚挨着枕头,就被急促的敲门声震醒了,他问:“谁?”

“前辈,是我!”

金光瑶一听是聂昭,便说:“进来吧。”

他感觉来人不止聂昭一个,身量也不像聂暄或聂昕,又出声问:“聂昭,你后面跟着的是谁?”

来人开口,道:“晚辈是兰陵金凌,我们遇到了几只妖物,有些麻烦,恳请前辈和几位帮忙。”

金凌说话比前几年沉稳了些,晚间吃饭时遇他骂人,估摸着也是气狠了。

金光瑶眼皮一跳,摸了枕边的面具,覆在脸上,说:“我们为什么要帮你?以金宗主的身份,无论是调动金家修士,还是去附近仙门求助,都是可行的,我们明日还要赶路,金宗主还是回去帮你朋友吧,以你二人之力,除去这种妖物也不是难事。”

金凌沉默了一会儿,说:“前辈声音十分耳熟。”

“金宗主觉得相似是有可能的,”金光瑶道,“前些年经常有人说,我和敛芳尊略有些相似。”

金凌听他这样直接,倒觉得自己有些多心了,刚想开口道歉,门口突然响起聂暄的声音:“聂昕和天祝不见了。”

金光瑶一听,心里骂了句小兔崽子,却也只得穿好衣裳,这忙是想不帮都不行了。

离了屋子,那销魂蚀骨的琴音更加清晰,若不是蓝思追的琴音将其压制,怕是意志稍微不坚定的人都会失了神智,任人摆布。金光瑶说:“金宗主,你是不是瞒了我们什么?”

金凌说:“事态紧急,刚刚在客栈的确没有说完。实不相瞒,这妖物不但能魅惑人,还能操控人内心,放大人内心最害怕的东西,令人失去心性。”

语毕,几人已经站在一条灯火通明的街道,各色的纸灯笼悬在房檐下,美则美矣,却诡异无比。一容貌艳丽的女子身着薄纱,悬在半空中盘腿架琴,和蓝思追相隔一丈远。

那女子凤眼一挑,看了一眼街口,娇俏道:“这位小郎君,何苦如此欺负奴家,不如与奴家一起共赴巫山云雨,做一夜露水夫妻可好?”

金凌闻言瞬间变了脸色,拔出岁华便要上前,金光瑶赶紧将他拽住,道:“她故意拿话激你,莫要上当。”

“啊呀,来了不少帮手嘛⋯⋯还有两个小娃娃也是你们的人吧?”女子的目光游移到金光瑶身上,上下打量,手下琴音却依旧绵绵不绝。

“你朋友不让你靠近是对的,我原本以为这只是普通妖物,现下看来并不简单,”金光瑶说,“你们三人在此等候,我去帮他。”

“敛芳尊。”

金光瑶眉头一皱,抬头看向那女子,那女子故技重施,用只有他二人才能听见的声音,又说了一遍:“敛芳尊。”






评论(13)
热度(159)

© 棂倾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