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儒双修,道法自然

【追凌】一夜鱼龙舞(一)

源自@午夜报社 太太的梗,皮都是我在皮……

 

熙和八年,北方各个氏族为争夺草原霸权,血战不休。这场仗打了一年有余,最终以乌恩氏压倒性的优势获得了统治权。在经过两年的修养生息后,这支草原骑兵又将刀锋指向了中原,北境防线岌岌可危。

 

熙和十二年,帝王震怒,派簪缨世族镇国公府出兵镇压。当时年仅十四岁的世家弟子蓝愿请命跟随大军一同出征,凭借过人本领,一路晋升。后又夜袭乌恩鹰师,烧毁粮仓,斩杀其将。乌恩氏失去臂膀,元气大伤。

 

当时乌恩恐氏族旁支夺权,下手陷害旁支,这些人几乎全部惨死乌恩手下。一贵族少女因医术了得,和乌恩有些交集,无意偷听到乌恩毒计,立刻带领年幼弟弟和部下退于草原极北。

 

她得知乌恩被中原军队打的节节败退,派人给镇国公递信,信里言辞恳切,表明她深知乌恩残暴,愿意和中原结盟,替死去的亲人报仇。

 

蓝愿在北境一待就是四年。

 

熙和十六年,新乌恩上位,乌恩王女辅佐,乞降中原,愿为臣属。

 

熙和十七年,新年伊始,皇城的风刮的中规中矩,裹着雪粒款款落下,给红墙披厚了一层素袄,边疆无战事,百姓安平喜乐,将喜气都传到了宫里。东宫太子今年十六岁,正是少年意气的时候。帝后关系和睦,太子受宠。年节时自然是一家团聚,其乐融融。

 

金凌穿着月白色常服,扑进了皇后的怀里。江厌离笑着说:“这么大人了,怎么还如同小孩子一般,待会让你父皇见着,又要说你。”

 

金凌弯了眸子,如同星子闪烁:“今日小皇叔不在么?”

 

江厌离回答:“镇国公返朝,你小皇叔出城迎去了。”

 

金凌打趣道:“那可不,聂国公离朝四五载,小皇叔心里念着人又不好意思说,今年终于回来了,当然立刻就去了。”

 

江厌离佯装嗔怒:“小孩子家,懂什么?”

 

金凌道:“那个蓝愿,十四岁上战场,你们都夸他是少年英才,我今年都十六岁了,怎么还是小孩子?”

 

江厌离点了点他的额头,笑着摇头:“你呀你呀,还说不是小孩子,你有没有闻见,我这宫里怕是打翻了好几缸子醋,酸的吓人呢。”

 

皇上顾念今年许多多年未归家的将士刚刚归来,又是元宵节这样的日子,就没有在宫中设宴,而是给每天在朝堂上站着的那些臣子赐了元宵等膳食,派人送到各个府上。

金凌年年听着侍候的宫婢太监给他讲元宵花灯会,游鱼摆尾,鹤戾云端,花灯挂满十里长街,整个皇城如同白昼,喧闹不息。今年终于不用参加什么宴会,金凌从他母后那里回来就在考虑出宫的问题,走到东宫时已然下了决心,拽了平时伺候他的小太监,换了常服,趁着雪停出了宫,连后面宫婢追过来想要给他披的大氅都没有带上。

 

可怜小太子千娇百宠长大,锦衣玉食不断,竟不知他的子民生活的如此愉快。天边烟火,水上莲灯,桥上是孔明灯,桥下是百花灯。有人在街边说故事,无非就是什么“众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。”的桥段,金凌听得兴致勃勃,最后嗤笑一声,心想,真有这样一见钟情的故事么,你又不知对方性格家世,万一姑娘所托非良人,万一少年看上的姑娘已有婚约,那不是很惨?

 

此刻已经云散,明月洒下清辉,房檐上的积雪却还在,显得世间更是明净如玉,温润异常。金凌被那买面具的说的山海经故事吸引,拖着那小太监买了两个面具,立刻带上了。

 

一夜鱼龙灯飞舞,他只觉得这也新奇,那也新奇,再一转身,原本还在身旁的小太监就不见了,自己也和原本所处的地方不同。人流如注,又大多带着面具,找人无异于大海捞针。他以前出门都是坐轿,哪里认得路,只觉得心底一凉,好景也失了颜色。

 

还没来得及让他慌张许久,他便觉得被人一推搡,直直撞到一人怀中。小太子矮对方不少,只觉得被撞的生疼。他立即摘下面具,抬头看人,对方也摘下面具,露出面容。甫一展露真容,金凌只觉得心如擂鼓,周围震天喧闹也消弭,天地之间只能看见对方而已。

 

那年轻人也比金凌大不了多少,他立刻道歉:“抱歉,公子可有闪失。”

 

金凌木木摇了摇头,又点了点头,把目光不自觉的转向一边,又似乎不舍,再转了回来,说:“其实无妨的。”

 

那年轻人见他这幅模样,以为他不好意思说,道:“在下蓝思追,若公子有事,烦请告知家在何处,我一定上门请罪。”

 

金凌失笑:“我又不是纸做的。”

 

蓝思追道:“家中长辈等我团聚,公子如果没事,思追便先走一步。”

 

金凌说:“公子请便。”

 

待那小太监哭着找过来的时候,金凌却望着一个方向,心口便是那一句“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”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评论(7)
热度(78)

© 棂倾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