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儒双修,道法自然

【聂瑶】阴差阳错17

贴心老聂上线了……
对了,有bug请和我说,我忘了我前面写了什么……
今天我想再更一两更……瑶瑶老聂要掉马了……

聂明玦对金光瑶这种解决问题的方式不置可否。

他只得和聂明玦说:“若是我不这样的话,那么必定会在这里留下踪迹,那种地方鱼龙混杂,三教九流的人都有,如果暴露了仙门人士的身份,被他们到处乱说。谁知道最后被人传成什么样子。反而是这种事情在风月场稀松平常,纵然再怎么传,两天也就过去了。”

聂明玦把金光瑶的这番建议听了进去,不过仍旧表情严肃,说:“下回如若是做这种事情之前,先和我商量一下,或者知会我一声也好。”

金光瑶笑了笑,心想还是聂明玦年少时候听得进去人话,声音也软了下来,说:“这次也是我不对,下次我一定会告诉你的。”

聂明玦颔首,说:“如此便好。”

此刻还不算太晚,街道还算热闹,河水倒影着灯笼烛火,显得水光更加动人。金光瑶多年没有这份闲心去赏景,今日得观,身旁人竟然是聂明玦,不免心下唏嘘感叹,将一句造化弄人咽了下去。

他一时没回神,被迎面来的路人撞了一下,他先于对方告了歉,对方拱手还礼。金光瑶这才将心绪抛到脑后,聂明玦察觉,说:“总觉你心事颇重,常常走神。”

金光瑶语气疲倦,说:“都是一些旧事罢了,不是什么好事,却容易想起。”

聂明玦觉得自己有必要做回知心人,说:“那你觉得你现在和以前,是好了还是坏了?”

金光瑶道:“当然是现在,最起码能睡个踏实觉。”

聂明玦有心逗他,说:“那可真是奇了,旁人都是如今所处环境不如过往,才一直惦念着,阿瑶倒是反过来的。”

金光瑶眼眶一热,说:“若是大哥凶我两句,让我别东想西想,我现在立刻忘了。你如今这般劝我,我倒不知……”

他没继续说下去,只是去握聂明玦的手,说:“咱们早些回去吧。”


自打进了云深不知处的门,金凌就好像被这里的环境影响一般,变得安静了许多。他和蓝思追本来在清河不净世试探聂怀桑,聂怀桑又是什么人,哪里能着了两个小辈的道。不但什么都没有问出来,还让聂怀桑多了几分防备。正好蓝曦臣给蓝思追传书,让他和金凌一起回云深不知处,于是二人便和聂怀桑告别,返回了姑苏。

金凌踏入花厅,看见他舅舅黑着脸看他,硬着头皮唤了一声:“舅舅。”

江澄不咸不淡的嗯了一声,把目光收了回去。端起茶盏抿了一口,刚欲训话,蓝曦臣便打断了他,道:“阿凌和思追一路劳顿,先坐下休息休息再谈。晚吟,他二人什么时候过来?”

金凌不禁在心里感慨,蓝宗主真是神仙降世,简简单单一番话,他舅舅脸色就变得好看了许多,将训他的话就着茶水咽了回去,还颇愉悦的问蓝曦臣:“这是什么茶?和昨天喝的好像不是一种。”

不多时候,魏婴和蓝湛便回来了,蓝思追起身行礼:“含光君,魏先生。”金凌看着魏婴,不太自然的跟着喊了人。

“你们二人去清河做什么?还见了聂怀桑?”魏婴问。

金凌蹙眉,道:“我和思追在清河附近时,遇到一个很像我小……金光瑶的人,但是他始终遮面,我们也不敢确定,况且这人和聂家弟子在一起。”


蓝思追接着说:“我们去不净世问了聂宗主,聂宗主只是说是旧友和外出游历弟子同路罢了。”

蓝曦臣问:“还有别的吗?”

蓝思追犹豫了一下,道:“那晚与妖物缠斗时,我们本处于下风,聂宗主那位旧友本要相助,可不知为何停了手,后来是一个身形高大的男子出手……”

花厅一时陷入了寂静,无人出声。





评论(6)
热度(117)

© 棂倾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