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儒双修,道法自然

【曦澄】【烙 番外 】琴瑟和鸣01

背景提一下w是大家转世之后有的人生来带着前世记忆,有的人不带记忆的故事。(来自我之前的聂瑶文烙。)
这篇文里只会出现曦澄和聂瑶还有轩离忘羡。
这里涣涣是带着前世记忆的,江姐姐也有,但是澄澄没有。
涣涣是个中医,澄澄是个搞建筑设计的w家里养了一堆宠物。
文中出现的群,里面都是带着前世记忆的人,本来其实群里只有三尊,后来涣涣把大家都放进来了,里面有老聂阿瑶涣涣澄澄忘机阿羡成美以及温宁小天使和江姐姐。群里每天主要是成美和阿羡搞事,阿瑶勉强也算个搞事组的。
————
蓝涣一大早就接到了江澄的电话。
“那个⋯⋯我有个问题想要问你。”
“没事,你说。”蓝涣莞尔,调小了电视里早间新闻的声音。
“我家外甥这两天吃什么吐什么,去医院看过烧退了还是吐,姐姐姐夫都不在家,我忙也有点顾不上,请了保姆总觉得不放心。”
“所以?”蓝涣刚起床没多久,嗓音带着早晨特有的沙哑,像是带着倒刺的幼猫舌头,顺着他的耳朵舔到心口。
“能不能给我支点招⋯⋯我实在被这小兔崽子折腾没辙了。”
江澄认识蓝涣,是因为妃妃咬住了他的皮带。连带着就认识了一群感觉似曾相识的人。尤其是一个叫魏婴的家伙,只不过和自家姐姐打了个照面,却异常得姐姐宠爱,三天两头给他寄小饼干,他实在是看着不爽。
江厌离微笑着说:“多大的人了,还吃醋。”
这个蓝涣,实在是好的和他姐姐有得一拼。
却又不一样。
如果说江厌离的温柔是绵绵柔光,江澄对她产生的是一种既依赖又想要保护她的亲情。而蓝涣的温柔简直是让人想要彻底依赖他,像是冬日里一床温暖的棉被,待在里面就不想出来。
这个想法非常危险,但是江澄完全没有意识到。
蓝涣叮嘱他几句,说可能还是不舒服才吐的。江澄不好意思再打扰就挂了电话。他盯着金凌,一边念叨着小兔崽子你可不要再吐奶了,一边试了牛奶的温度,给金凌喂了奶。
金凌不知道是听他话还是好些了,这回就真的没吐奶。
手机突然响起来,江澄一看来电显示,居然是金光瑶。
“刚刚⋯⋯咳,我二哥问了我们你的地址,魏婴非让我和你说⋯⋯说一声⋯⋯”
“干什么⋯⋯”
“没什么事了我去上班了⋯⋯下回去看你外甥啊拜拜!”
挂断电话的金光瑶觉得自己有毛病,为什么要听魏婴的怂恿打这个电话,而且今天
周末,上什么班啊?
几分钟前。
蓝涣在QQ群里发了一条消息,问江澄家具体地址。
刚刚起床的人们被这个消息惊的彻底清醒,连难得在群里说话的聂明玦和蓝湛都表现出自己的疑问,金光瑶发的地址顿时淹没在薛洋和魏婴的问号里。
魏婴:“我怎么感觉我师妹药丸呢?”
薛洋:“泽芜君开窍了?”
温宁:“江姐姐还在群里⋯⋯”
魏婴:“卧槽卧槽刷上去快快快!!!敛芳尊!地址是你泄露的!你快给江澄打个电话通风报信!”
聂明玦:“忘机,疏于管教。”
金光瑶:“⋯⋯”
江澄以为蓝涣是要给他寄个药什么的,还在想这到了金凌估计都活蹦乱跳了。结果没想到,平日里从来工作至上的蓝涣在下午到了江澄家门口。
江澄抱着金凌拉开门,十分错愕的看着蓝涣,仿佛他脸上有花。
“不让我进去?”
“不是不是!”江澄立刻侧身,让蓝涣进门,嘴里念叨着:“我怎么会想到你会来⋯⋯”
“阿瑶不是告诉过你了吗?”蓝涣换了鞋,进了屋子。
“他说归说⋯⋯也没说你会来啊⋯⋯”江澄嘟囔。
金凌这个时候哼唧了一声,转过头悄悄打量蓝涣,他迷茫了一会儿,似乎是看出什么似的,奶声奶气的蹦出两个字:“舅妈⋯⋯”
场面一度很尴尬。
江澄打也不是,骂也不是,于是摆出一副严肃的表情说:“小屁孩乱喊什么?叫蓝涣叔叔!”
金凌又扭头看了他一眼,见蓝涣笑的温和,可能感觉自己认错了人,又不好意思承认,突然哭了起来。
蓝涣知晓他应该是记得前尘的,只不过现在还小,只是一些散散乱乱的片段,和金光瑶小时候一样。只不过金光瑶幼年还没来得及全部回忆起来,就被早熟的薛洋锁了记忆,他的那些支离破碎的记忆化为梦魇,不过索性如此,金光瑶除了这些对于他来说只是噩梦的记忆片段,和正常孩子一般无忧无虑的长大了。
蓝涣将金凌从江澄手里接过来,此小孩一到泽芜君怀里,就不哭了。
江澄:⋯⋯
————
金凌内心独白:
好眼熟⋯⋯
(脑海里突然浮现思追说过的话)
“按辈分来算⋯⋯魏无羡是你大舅舅吧?那含光君岂不是⋯⋯”
(脱口而出)
“舅妈!”
不对⋯⋯他好温柔啊不像含光君⋯⋯
我好像把亲舅舅卖了⋯⋯
















评论(9)
热度(124)

© 棂倾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