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儒双修,道法自然

万里寒04

——我为了骗你们给我留言,都开始日更了TAT!没人陪唠,急,在线等。

刀几乎是在瞬间破窗而出,直直的刺穿了婢女的身体。那女子蓦然睁大眼睛,倒伏在金光瑶面前,鲜血四溅,金光瑶的衣服和墙壁都无一幸免,被染上了血迹。聂明玦出了书房,双唇紧抿。他拔出了她背上的刀,从怀中摸出白绢细细擦了血迹。亲信脸色也不好看,只是说:“主子,属下该死,不应该提此事。”
“不怪你,既然他们有意,早晚都会生事,这算好事,提早防备。”
金光瑶饶是对死生司空见惯,可终归是个孩子,受此惊吓,再看聂明玦时,眼神就不太一样了。
感谢和恐惧在瞳里缠成一团,地上的尸体还冒着血,在初春寒凉的空气里有一寸热气腾起。聂明玦的亲信已经带人过来处理尸首了,金光瑶和聂明玦隔着半丈左右的距离,谁也没有先上前挪一步。
倒是聂明玦先妥协了,走到金光瑶面前蹲下,替他擦了下巴上的血渍。
金光瑶沉默了片刻,突然扑到他身上,死死抱住他,大哭起来,哭的撕心裂肺,肝肠寸断。
仿佛是把他数年忍下的委屈痛苦,攒了许久的眼泪,一齐流出来一般。
尽数洇在聂明玦的肩头胸口。
“没事了,阿瑶乖。”

金光瑶好像突然长大了,练剑再也不叫苦,早上跟着聂明玦一起起床,各练各的。聂明玦指正的地方也都听了进去,对着他也不再直呼其名,而是称他大哥了。
婢女一事过后,聂明玦干脆不再掩藏锋芒,在朝堂上也有恃无恐,眉目间尽是杀伐气,百官窃窃私议,好一个位高权重的外姓王。
天下都是他打下来的,新帝尚忌惮他几分,旁人到底也只敢在底下说说,不敢放在台面上议论的。
聂明玦并非喜好财权之人,只因帝王疑心太重,他再三忍让却被猜忌,倒不如洒脱度日,自己自在不说,帝王竟也不敢招惹他了。不过说好的三年后放他去西北之事却一拖再拖,聂明玦不提,皇帝也不提。
金光瑶连带着过了几年安生日子,个子却不见长。
“瞧你平日里吃的也不少,怎么就不长个儿。”
金光瑶没说话,默默地埋头吃饭。
幼童的眉目渐渐长开,取而代之的是愈发清隽的眉目,额间朱砂痣更添了几分不可言说的韵味。
老管家在一旁乐呵呵的说:“瑶公子许是晚长,过两年十四五岁的时候,可能个儿就长起来了。到那时候,再过两年也该娶媳妇了。”
金光瑶耳尖发红,嘟囔了一句:“大哥二十好几,不还没娶过吗?到我这里怎的过几年就该娶了。”
“你和我比什么,我杀业太多,万一有什么变故,倒连累妻儿,索性作罢。”
“大哥是嫌我烦了,想赶我了。”金光瑶说。
“未曾嫌你。”
“那以后就不要说什么让我娶妻的话了,大哥去哪,我也去哪。”
聂明玦点了点他的额头,道了一句:“小孩子。”

——

关于瑶妹,大家万万没料到他还是没长高。

可能聂家好的都给聂明玦吃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,怀桑和瑶瑶蹲下画圈圈。



评论(9)
热度(80)

© 棂倾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