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儒双修,道法自然

【聂瑶】疗法(中)

我都不知道我在写个啥……大家看个乐吧……我感觉我这个写的不咋样,因为篇幅原因就经不起推敲,别打我OTZ


疗法(中)

温若寒沉默了一下,然后说:“瑶儿来我这里几年了?”

孟瑶垂眸,说:“六年了。”

“是,金光善把你给我,你就把你爸给卖了,你后悔么?”

孟瑶没来的及接话,温若寒就又开了口:“人之常情,你们父子也没有什么感情,你妈当初生病你去求他给钱,他就把你给我。可惜了,你妈还是没能救过来。你恨他也是正常的。”

“温爷对我好,我心里是明白的。”孟瑶说,“没有温爷,我这条命早没了。”

“瑶儿是聪明人,”温若寒下了车,拍拍他的肩膀,“待会就让人去你那?山上那套房?”

孟瑶点头,温若寒突然揽着他的肩膀,说:“你今晚来都来了,不如我先把人喊到这里来,你再带走?”

孟瑶心里咯噔一下,但表面上不动声色,往温若寒身上靠了一下,说:“温爷,我又跑不了。”

温若寒听完笑了一声,把手松开了,对司机吩咐:“把孟少爷送回去。”

孟瑶挑挑眉,坐上了车。

 

聂明玦坐在角落里,手里还拿着烟。

有人清醒着进来,也有人醉着出去。他看着不远处一个显然是醉了的女孩子,被身边的男人带走。女孩不省人事的倚靠在男人身上,白色的脖颈如同天鹅,显得脆弱而又美好。他突然想到了刚刚那个男孩子,眼睛漂亮,干净纯粹。

黑暗见得多了,才觉得星星的光如此明亮。

突然过来了五六个人,遮挡住了聂明玦的视线,他抬头,其中一个对聂明玦说:“老板要见你。”

“见我?”聂明玦皱了皱眉,站起了身,“在哪里。”

“跟我们走就行了。”

聂明玦没有动,问了一句:“哪个老板?”

有人不耐烦道:“废话那么多,赶紧走。”

 

孟瑶坐在车上,一时间有些疲倦。他是私生子,从小他妈把他带大,虽然日子能过,总是不太好。他也清楚自己是个什么身份,别人骂的多了,自然也就懂了。后来他妈生病,他咬着牙去求金光善要钱,却被赶了出来。母亲的病越拖越重,积蓄全花光了还欠了钱,外面人说的难听,到后来都没有人肯借他钱。

这个时候,金光善找上门来了。金光善和温若寒有些见不得光的生意,温若寒为难他,他就把孟瑶送到了温若寒手上,表面上看起来就是,看,我把儿子都押给你了。你是不是也不应该为难我了。

孟瑶他妈就是在这个时候没的。

孟瑶恨金光善恨到极点,金光善浑然不觉,甚至动了别的心思,见温若寒被孟瑶哄得开心,还想让孟瑶去偷他的老底。

孟瑶随手就把金光善给卖了。

金光善给孟瑶取了名字,叫金光瑶,在金光善进去之后,他又改回了名字。

温若寒也不是什么好人,后来孟瑶年龄大了点儿,才知道当年他妈病情突然恶化,温若寒也掺了一脚。

他派人去跟孟瑶他妈说,金光善把孟瑶送去给温若寒当玩物给她换的医药费。

温若寒觉得孟瑶年纪小,够聪明也够狠,又没有其他的亲人了,于是在孟瑶十六岁的时候,将他手下许多不干净的生意交给他来做。

但是温若寒从来没有真正信任过孟瑶,他知道孟瑶是利益至上的人,这两年他看的明白,孟瑶不但培养了自己的人,而且显然不是他表面上的乖巧。

 

孟瑶的手机突然振动了一下,他拿出来看了一眼,又塞回了口袋里。睫毛敛去了他眸子里的神色。外面开始下雨,灯光和雨水糅杂在一起,在车窗上形成朦胧的隔膜。能看见的就只有大片的色块。

孟瑶小声说:“叔,下雨了,您注意点开。”

能给温若寒开车的都不是简单角色,觉得他声音不大对,问了句:“孟少爷怎么了?”

“没事,晚上喝了点,胃有点疼,回去吃点药就好。”

司机点点头道:“下的不算大,我开快点。”

孟瑶低着头,嘴角勉强勾了一下。

司机把孟瑶送到目的地,还不放心的问了一句:“孟少爷,真的不用去医院?”

孟瑶摇摇手,撑起司机递过来的雨伞,转身进了大门。

车缓缓驶离,孟瑶扔了伞,奔进了车库,骑出一辆哈雷,戴好头盔,冲进了被雨包围的夜色里。

 

他很在意那条短信,那是他的人发过来的。

“那个男人被温若寒的人带走了。地点在……”

或许只是好久没有人在乎他的感受了,仅仅只是塞回一支烟的小温柔,孟瑶也贪恋。

如获至宝。

 

这车买回来孟瑶也没怎么玩过,此时却飙出了竞技的速度。那个地点离孟瑶所在的地方不算近,是个烂尾楼盘,离市区也远。

 

聂明玦一路被人带到了废弃的建筑里。

他比那些人都要高出许多,若不是他十分配合,恐怕还带不走他。可这群人只当他是怕了,也都是些见过血的人,自然没觉得有什么异常。

为首的那个找了一块空地,指着被绑住手腕的聂明玦说:“往死里打!”

聂明玦手上的绳子不知什么时候松开的,他身体错开,拽住最先提着铁棍上来的那个人的手腕一紧,铁棍便咣当落地。那人惨叫一声,被聂明玦踢开。他捡起棍子,面对着顿住脚步的几个个人,几人对视一眼,包抄冲了上来,聂明玦一脚踹上了最前面那个人的腹部,左右两个速度没有他快,直接被他用铁棍揍趴下了。

剩下的两人根本不敢上去,根本不知道上面吩咐他们打的这是什么角色。此刻外面传来一阵机车的轰鸣声,孟瑶被身上都被雨淋湿了,他摘下头盔,有些诧异的看着一地狼藉。

聂明玦也回头审视着他。

两人各怀心思的对视了一眼,为首的那个看见了孟瑶,立刻明白他们今晚带聂明玦来的事被孟瑶知道了,骂道:“孟瑶,你不过是一条温爷捡的丧家犬,现在也敢在主子身边安插人手?”

“我不来,怎么看你挨打,”孟瑶一手抱着头盔,从被聂明玦打趴下的人身上踩过去,随手捡起一根棍子,说:“今天我不打断你的腿,怎么好对得起温爷这么含辛茹苦的试探呢?”

孟瑶的肩膀上突然多了件衣服,聂明玦将自己的外套盖在他身上,孟瑶回头看了他一眼,聂明玦说:“穿好,我动手。”

 

 

 


评论(9)
热度(106)

© 棂倾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