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儒双修,道法自然

【聂瑶】阴差阳错13


金光瑶冷笑一声,刚欲拔剑向前,猛然想起金凌在侧,生生顿住了脚步。方才被那一声敛芳尊激起的情绪也因此消散了不少。

金光瑶仔细一想,纵然有致幻之力,以蓝思追和金凌的能力也不至于压制不住,那两位消失的聂家弟子虽然在这些人当中修为最浅薄,但是也不会弱到因这妖物而凭空消失。

金光瑶隐隐觉得哪里不对,突然一阵巨大的灵力袭来,只见一把长刀从空中飞过,路两旁的灯笼纷纷被其震落。披着玄色长袍的高大男子从路口走来,那长刀如同活物,重新落回了他手里。灯笼落地之后,在地上翻滚起来,里面的光芒也渐渐黯淡下去,像是濒死的人,在做最后的挣扎。

金光瑶哪里会认不出来人是谁,分明就是聂明玦!

聂明玦的脸隐匿在帽檐下,倒是省去了一些不必要的麻烦,他开口道:“阵法。”

金光瑶恍然大悟,这妖将鬼物塞在灯笼里布成阵法,这小城街道交错,自然适合。他们此刻正巧位于阵眼,若不是聂明玦看破,别说这些小辈,他今日都恐怕要栽在这里了。

那妖物尖叫一声,跌落在地上,琴也摔的滚了几圈,掩面伏在地上呜咽。蓝思追收了法,持剑朝她劈了过去,金凌眉头一拧,似乎是要报方才之耻,提剑向前冲去。聂昭与聂暄并没随金凌同去,两人对视一眼,聂昭向前一步,冲着聂明玦抱拳道:“前辈是?”

聂明玦瞧他二人皆是聂家弟子打扮,刚想开口,就被金光瑶打断:“你们俩先去把师弟师妹找回来,估计是在阵里迷路了。”

两人不好多言,只得离去。

金光瑶将聂明玦拽到墙角,把灯笼踢开,有些紧张的问:“大哥,你怎么来了?不是在闭关么?”

聂明玦道:“九凤传来消息,担心你有不测。”

金光瑶拉着聂明玦的手,说:“大哥无需为我担心,你闭关要紧,怀桑知道你出来吗?”

聂明玦反问:“告诉他作甚?”

金光瑶一时语塞,过了片刻才道:“我们还是回客栈吧。”

聂明玦跟着他走了两步,说:“阿瑶。”

金光瑶最怕聂明玦用这种语气称呼他,顿时抬起头看他,道:“怎么了?“

“你为何要带着面具?”

“我归隐多年,不想暴露身份。”

聂明玦若有所思,道:“我也是这样想,不言身份,如今聂家是怀桑执掌,突然多出我来,恐他犯难。”

金光瑶心道:聂明玦年少时候真是上道,妙啊。

嘴上却说:“那几个聂家弟子面前,你要如何说?”

“不说便是。”

金光瑶长舒一口气。

待他们回了客栈,聂家四个弟子都已经回来了。聂昕和聂天祝二人在走廊墙角扎着马步,头上还顶着长刀,见金光瑶回来,投来求救的目光。

金光瑶假装没看见,侧身让聂明玦先进了屋子,自己随后进去,关门时候冲着他俩说了句:“你们师兄罚的没错,受着吧。”

门外响起一阵哀嚎,接着是聂暄冷冰冰的声音:“扰人休息,再加一个时辰。”

金光瑶靠在门边听了一会儿,果然没了动静,忍不住笑出了声,走回来坐在凳子上,给自己倒了杯茶。

聂明玦问他:“有这么好笑?”

金光瑶一手摘下面具,另一只手摩挲着手中的杯子,说:“小时候没过过这样的日子,挺好玩的。”

聂明玦道,“若是在宗内,怕是要挨鞭子了,你竟觉得有趣。”

“我小时候挨得打几乎都是别人为了泄愤。”金光瑶陷入了回忆,眸子中闪现过一丝怨恨。

聂明玦瞧他神色异常,提醒道:“茶水本就不热,你再不喝要凉了。”

金光瑶恍然回神,怔怔看了聂明玦片刻,垂眸自嘲道:“我居然忘了……”

“什么?”

金光瑶摆摆手,说:“陈年旧事,不提也罢。大哥这是要随我同行么?”

“嗯。”

“怀桑宗主那边怎么解释?”

“不用管他。”

金光瑶:……

他站起身来,朝着窗外看了一眼,说:“过不了两个时辰天就要亮了,待天亮我们就离开这里,这路上耽搁久了也非好事,本意是带他们历练一番,可瞧着终究没有我想象的太平,磕磕绊绊的,这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到地方。”

聂明玦说:“没有你想象的太平?”

金光瑶自知失言,闲言几句,将话头带了过去,又说:“明日还要赶路,先歇息吧。”

“你休息吧,我在这里坐着便是。”

金光瑶顺坡下,连忙爬到床上,从被褥间摸出灵镜,施了决。

他瞥到灵镜亮了起来,抢在聂怀桑出声之前,对坐在凳上闭目的聂明玦说:“大哥,这床宽敞的很,你要不要上来?”

灵镜里的聂怀桑:!!!

解释一下,有很多东西我还没交代,比如老聂不聋也不瞎,有些事情他只要听一听就知道啦。瑶瑶也不傻,他带着老聂真的是相当危险了⋯⋯而且两人目前还是直男,弯了多少度不可考。
我还在驾校,马上轮到我了⋯⋯虽然没到字数⋯⋯我⋯⋯我写不下去了⋯⋯





评论(24)
热度(156)

© 棂倾 | Powered by LOFTER